专访 | 纽约式心态—爵士鼓大师Carl Allen卡尔•艾伦(3)

鼓手中国经美国DW授权,开始翻译《EDGE》杂志好文并在DW官方公众号进行推送,相信这是所有DW爱好者的福音!之前已经陆续推出几期,反响良好,请关注本公众号,查询更多翻译的精彩文章!您也可以留言,希望看到DW哪些鼓手、哪些设备的翻译文章!

本期作者:斯科特•唐纳  ;  翻译:于周洋

SD:你为什么这么早就选择了DW鼓?

CA:当我刚和DW签约时,他们并没有几个爵士鼓手。我对此很感兴趣。起初,我只是认可他们的产品。我的第一次参观,从洛杉矶开车去旧金山的时候,顺便去了趟办公室。约翰•古德带我参观了设施,有一次我们走进了一个装着鼓的房间。我只是盯着他们发愣。约翰说,“你为什么不坐下来试试呢?”我对自己说,“好吧,那我就敲一敲。”其实当时我并没有换品牌的打算。但我一开始敲,我就停不下来了!我闭着眼睛在敲。我不停地敲了大约30到40分钟。当我睁开眼睛时,房间里挤满了人!这是我以前从未有过打鼓的感觉。当时的我汗流浃背、气喘吁吁。我看着约翰和唐,说,“去哪里签合同?”就这样,我加入了DW,直到现在。

当我第一次接触DW时,他们没有轻量级的硬件。我记得和唐谈过这件事。我觉得这是一个无人问津的市场。起初,我认为他有些怀疑。我知道吉姆•鲁普也从消费者的角度和他谈过这件事。我不仅为自己关注这一点,还想到了我在纽约地铁上看到的所有打鼓的人,还有那些需要搬着鼓爬五层楼梯才到公寓的人们。我还会看到有鼓手提出他们自己自制的版本的想法,所以我知道这是有必要的。不用说,DW鼓必须要跟上需求。新款的超轻硬件让我大吃一惊。更不用说我的鼓技师(尤其是他的老腰)肯定会喜欢它。感谢你们。

SD:下一步您想尝试哪个DW定制的外壳款式,为什么?

CA:我必须承认,我每天都在看DW鼓在脸书上发布的内容。鼓是一件艺术品。我对新的纯橡木鼓非常好奇。它们看起来会很温暖和具有共鸣。我听到希拉在网站上演奏了一些,听起来很棒。她太不可思议了,所以我也同样期待。至于军鼓,我很有兴趣了解一下混凝土系列军鼓。我对不同种类的材料组合也有一些想法。我要坦白一件事。每当我得到新的鼓时,人们都会对我说:“伙计,你是怎么想出这个主意的?”我和加里森(DW鼓艺人关系经理)交往多年,他像个法师一样。每当我们讨论一套新鼓时,我可能会给他一个对于颜色的想法,然后说,“到时候给我一个惊喜吧。”他的想法总是让我大吃一惊!油漆工作室的路易•加西亚也是个天才。这种人真应该得到块金牌。

SD:你会向想首次购买DW套鼓的鼓手推荐哪款?

CA:就哪种型号或系列而言,我会说这取决于你演奏的音乐和你的预算。我从来不同意PDP系列鼓是所谓“最经济”的选择。因为我已经通过背光公司用过它们很多次了,它们听起来是非常棒的。我从来没有遇到过一套糟糕的DW鼓。我对迷你职业套鼓也很好奇。不过我还没试过。我想看到DW在16英寸低音鼓上做更多的事情。我只是建议对各种可能性持开放态度,因为如果一个人不熟悉DW鼓,并且他们对自己想要什么已经有了一个先入为主的概念,他们很可能会感到惊喜的。

SD:你2016年的日程安排是什么?

CA:2016年将会是忙碌的一年,从和克里斯汀•麦克布赖德和戴安•瑞芙的爵士巡游演出开始。一月到四月,我将和克里斯蒂安•麦克布赖德、盖瑞•波顿、肖恩•琼斯、蒂亚•富勒以及其他人一起参加麦克大道超级乐队的巡演。在巡演期间,我还会在学校和琴行做很多现场指导。

2016年即将到来的其他安排包括与一个名为《埃尔文的艺术》的项目一起巡演。这是一支向阿特•布莱基和埃尔文•琼斯致敬的乐队。我们在2014年的世界打击乐大会演出,玩得很开心。人们是如此的支持并展现出如此多的热爱,以至于我决定试着让这个乐队继续下去,所以我们全年都会巡回演出。并且我和传奇萨克斯手本尼•高尔森一起演奏了二十多年,我们最近录制了一张新的专辑,所以我们也将为新专辑做巡演。

我已经做了大约11年的演出之一是作为塞隆尼斯•蒙克大赛中节奏环节的一份子。每年都会有,我的部分职责包括在12-15名半决赛选手身后演奏。我们和他们每个人排练三十分钟,第二天表演。我喜欢这件事,因为这是一个让他们每一个人都感受到惬意的挑战,就像我在他们的乐队里一样。对我来说,这就是为音乐服务。我喜欢做很多不同种类的演出和项目,所以以后还会有很多伟大的事情发生。

SD:如果让你可以做音乐方面的任何事情,你会做什么?

CA:阿特•布莱基曾经说过,“音乐应该洗刷掉日常生活中的尘土。”对此我铭记于心。这听起来可能很简单,但我想尽可能在最高水平上演奏音乐,同时激励他人尽可能做到最好。演奏音乐让我想起在教堂里长大的日子。我母亲当时是唱诗班的福音歌手,她是我最好的朋友。每当我演奏的时候,我只想让她感到骄傲。当她在2001年5月去世时,我在新西兰做免费现场指导和表演。我正处于感到有一种精神上的力量促使我想要回报的人生时刻。当我姐姐打电话来告诉我我妈妈去世的消息时,她告诉我在我结束巡演之前不能回家。当时离结束还有四天时间,但我们被从小就被教导做事情要有始有终。我在演奏和教学中都会获得激励,这两种激励对我来说一样的。

SD:你的跟鼓有关的遗愿清单上有什么?

CA:我还有很多事情想做。说几个名字,我很想和弗雷德•哈蒙德、马文•萨普、斯汀、邦妮•莱特、保罗•西蒙和詹姆斯•泰勒一起演奏,没想到吧?我喜欢许多各种各样的音乐。音乐家们本应只倾向一处,但我都喜欢。

SD:你职业生涯中最满意的音乐经历是什么?

CA:有很多,但是当我和一个人单独相处或者在现场指导的时候,我可以看到和听到他们演奏中的即时变化,这肯定了分享我们拥有的这份天赋的重要性。我想到的另一件事是在柏林和弗雷迪•哈伯德一起演奏(特别嘉宾伍迪•肖和迪兹•吉莱斯皮)。弗雷迪把我介绍给迪兹时,他说:“嗨,迪兹,这是我的鼓手卡尔•艾伦。”天呢,我当时觉得当我听到他对迪奇说了这样一番话时我都要晕过去了。哇!我和他一起演奏了八年,在那期间,我还是巡演经理和音乐总监。他甚至演奏了我的一些曲目!直到今天仍然感觉跟做梦一样。

所有这些传奇音乐家教给我的最好的人生经验之一就是:音乐是一种博爱。能借着巨人的肩膀来贡献出自己的一份力量是一种荣耀。先驱们的贡献必须要得到尊重,决不能视其为理所当然。我记得第一次见到伟大的恩杜古•钱克勒时,他对我是那么的友好与亲切,这让我惶恐,因为我以为如果他对我这么好,他一定以为我也是个大人物。(笑)。我想,“一旦他发现我不是那样的人,他对我的态度就会改变吧。”我说,“嗨,钱克勒先生,我是卡尔•艾伦。”他说,“我认识你。你好吗?”我从未忘记那份爱和那份温暖。我和他直到现在都很亲近。伟大的比利•希金斯谈到音乐演奏时说:“卡尔,这活可比搬砖好啊。”我同意,并且我知道我得到了上天的眷顾才能够做到今天。(完)

观看更多采访,请扫码关注DW官方中文微信

作者: guitarchina4dc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