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式心态——爵士鼓大师Carl Allen卡尔•艾伦(2)

鼓手中国经美国DW授权,开始翻译《EDGE》杂志好文并在DW官方公众号进行推送,相信这是所有DW爱好者的福音!之前已经陆续推出几期,反响良好,请关注本公众号,查询更多翻译的精彩文章!您也可以留言,希望看到DW哪些鼓手、哪些设备的翻译文章!

本期作者:斯科特•唐纳  ;  翻译:于周洋

SD:描述下你的鼓声吧。

CA:我想把我的声音想象成温暖、清晰和可识别的。我的鼓或鼓内的任何东西都没有消音。我喜欢我的鼓是开放的、共鸣的和放声歌唱的。我想让我周围的人感受到鼓点里的木头声和这份温暖。

SD:你如何创造你的标志性鼓声的?

CA:我通过探索来创造我的标志性声音。我花了几年时间不仅尝试创造不同的声音,还不时地改变我的配置。我认为有时我们认为我们的配置是理所当然的。如果愿意,我喜欢使它感觉起来是我自己的一部分,是我身体的延伸。

阿特(布拉基)过去常和我谈论姿势及其重要性。我相信,这对我的声音有影响。说到声音,我也致力于通过专注于鼓内演奏和鼓外演奏来从鼓中提取声音。我使用这两种技术。我曾经问过艾文•琼斯他用脚练习什么,他说:“跟我练手的方法是一样的。”我一直记着这一点,并试图做同样的事情。对我来说,关键是要有一个平衡的声音。

SD:爵士乐鼓手必须使用涂有涂层的鼓皮并调高音量吗?

CA:有一段时间我会说,“当然,是的。”但当我听到托尼•威廉姆斯的鼓声并和他待了一段时间后,这一切都改变了。在他后期的音乐里,他使用光面的黑点鼓皮。我敢说,任何人都不敢说他没有从乐器中得到很好的声音,或者说他没有让它听起来像爵士乐。艾尔福斯特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他把鼓声调得很低,但听起来仍然很棒。还有许多其他的例子。

SD:什么是完美的军鼓?

CA:这不是一个公平的问题。(笑)。我非常喜欢军鼓!多年来,我一直使用木质小军鼓,但最近我一直在5×14英寸的枫木红木和6.5×14英寸的黄铜小军鼓之间徘徊。每当我打鼓的时候,我都会流口水。我有很多军鼓,当我录音的时候,大家都知道我会带三四个。

SD:谁是当今的埃尔文?(译者注:Elvin Jones,爵士乐音乐家“爵士机器”)

CA:如果我们特别提到年轻人,我会说埃里克•哈兰、马库斯•吉尔莫或者肯德里克•斯科特。当然,还有杰夫“覃”瓦茨和布莱恩•布雷德。有这么多了不起的鼓手!

SD:谁是当今的托尼?(译者注:Tony Williams,爵士乐大师、天才型鼓手)

CA:奥贝德•卡尔瓦尔是我很喜欢的人。这方面的其他一些年轻人有乔纳森•巴伯、杰森•布朗、麦克伦蒂•亨特、杰罗姆•詹宁斯、布莱恩•卡特和贾斯汀•布朗。我为所有这些人感到骄傲。有一个叫科乔•罗尼的孩子,他是安东•罗尼的儿子,小号手华莱士•罗尼的侄子;我想他现在十一岁了。他真的领悟了托尼的调音、作曲和演奏乐器的理念,太厉害了。你们应该看看他。他也是一个善良的好孩子,全面发展。我觉得还有其他人也做的很好,把各种风格融合在一起;像马库斯•贝勒、小马克•怀特菲尔德、特伦•格雷和贾米森•罗斯等。

SD:你发掘出新的有天赋的乐手吗?

CA:几年前,我创办了一家制作公司。我的目标主要是关注那些我认为值得更多关注的人才。不仅是年轻的音乐家,还有一些我觉得被忽视的更为年长的大师。这其中包括尼古拉斯•佩顿、罗伊•哈格洛夫、埃里克•哈兰德(当时他18岁)、布莱恩•布雷德、赛勒斯•切斯特纳特还有许多其他人。

我在朱利亚德学校教了十二年鼓;最后六年是做为爵士乐研究的艺术总监任教的。在我任职期间,我帮助培养了许多当今活跃的乐手,如杰罗姆•詹宁斯、尤利西斯•欧文斯、麦克伦蒂•亨特、李•皮尔森、马里恩•费尔德、布莱恩•卡特、劳伦斯•莱泽斯、亚伦•迪尔、片仓真由子、本•威廉姆斯、克里斯•鲍尔斯、乔•塞勒、菲尔•库恩、乔纳森•巴蒂斯特、艾蒂安•查尔斯、马歇尔•吉尔克斯、中村康史和许多其他人。我必须说的是,我得到了包括罗恩•卡特、肯尼•巴伦、罗德尼•琼斯、肯尼•华盛顿、比利•德拉蒙德、史蒂夫•威尔逊、罗恩•布莱克、史蒂夫•图尔、威克利夫•戈登、埃迪•亨德森在内的一批优秀教师的大力帮助,我想到了还有许多在这里工作的或者曾经在某个时候和我一起学习过年轻鼓手,他们正在和格雷戈里•波特、麦可•布雷、克里斯•波提、史蒂芬•扣扣熊的《深夜秀》、库特•艾灵以及其他许多人一起进行合作。我只是想为下一代做出当年布莱克、埃尔文、希金斯、托尼、马克斯、罗伊•海因斯、梅尔•刘易斯和费城•乔为我做的同样的事情。我很高兴地说,我并不孤单。正如一句古老的谚语所说,“众志成城。”

SD:你和DW合作了将近20年。在你看来DW是如何进化的?

CA:对我来说,DW的鼓听起来总是很棒。我记得在我和你们签约后,我参观了工厂,我们讨论了尺寸、声音、感觉等。唐•隆巴迪和约翰•古德说:“不如我们给你送点东西,好让我们知道你喜欢还是不喜欢它们。然后我们可以进行一些更改,使其成为您的专用鼓。”我收到一用就觉得完美无缺。

并且我确实觉得DW鼓现在的音域比20年前要广得多。爵士系列和他们制作的所有其他鼓一样令人惊叹。对我来说,一个主要的不同是13英寸小桶鼓。在我开始演奏DW之前,我发现许多其他品牌的13寸桶鼓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紧或者哽咽的感觉。DW是第一个让我觉得声音平衡、圆润、饱满、温暖的13寸桶鼓。听起来好像我在描述一个人,是吗?好玩儿!(笑)。DW给他们的鼓赋予了许多鲜明个性。他们可以经受住许多可能性,因为你可以调高或调低鼓的音量,在不同的环境下使用相同的鼓。几年前,我玩过一套小型套鼓;我在大型乐队、放克、流行音乐、福音音乐和爵士乐的演出和录音中使用了这套鼓。它们适用于各种情况。我真心喜欢它们。

未完待续

你还希望看到 EDGE上的哪些文章的中文版?

留言告诉我们!

观看更多采访,请扫码关注DW官方中文微信

作者: guitarchina4dc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