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 | 纽约式心态—爵士鼓大师Carl Allen卡尔•艾伦 (1)

鼓手中国经美国DW授权,开始翻译《EDGE》杂志好文并在DW官方公众号进行推送,相信这是所有DW爱好者的福音!之前已经陆续推出几期,反响良好,请关注本公众号,查询更多翻译的精彩文章!您也可以留言,希望看到DW哪些鼓手、哪些设备的翻译文章!

本期作者:斯科特•唐纳  ;  翻译:于周洋

你听说过鼓手的鼓手吗?卡尔•艾伦是个善于思考的鼓手。他口齿伶俐、见多识广,当然他也非常擅长爵士鼓的教育培训。他对艺术形式的崇敬和无尽的追求显而易见,因此使他非常具有感染力。艾伦教授是一位激励者和现实主义者;也是一位经验丰富的演奏家和教育家。当然了,他住在纽约,但正是他务实、严肃和纯粹的方法使他有名副其实地拥有纽约式的心态。

斯科特•康奈尔(下文简称SD):谈一谈鼓手如何创造出属于自己的声音吧。

卡尔•艾伦(下文简称CA):这是个很好的问题。首先,我想说,在我看来,特别是当我们谈论爵士乐时,一个人应该具备一些关于这项传统音乐的基本知识,因为当我们演奏时,我们试图做的工作就像是在现有的语言和习语的基础上增加新的词汇。也就是说,有很多方法可以创造出你自己的声音。我经常说伟大的音乐家也是伟大的窃贼。在音乐方面,我们从听到的东西中窃取或借用想法。我不认为大师们把这些伟大的音乐留给我们仅仅是复制和反刍。我们必须找到一种方法来接受这些想法并把它们变成我们自己的东西。例如,从录音中选取一个独奏。学习它,然后找到一种方法来对同样的信息做出改变,比如音乐模式、乐句或者是其他的想法,并使它们个性化。这不是什么新鲜事,但它仍然管用。

SD:你是如何培养出自己的演奏风格的?

CA:正如我提到的,我从很多我听到的一些大师的录音和现场表演中获得了素材。我记下它们,学习它们的“词汇”,然后做出许多探索。我早期吸取到的一个很好的教训就是,探索你听到的是什么是需要勇气的,但这也是非常有必要的。早在我开始演奏爵士乐之前,我就开始听和演奏各种风格的音乐。可以说,在我开始演奏爵士乐之前,福音音乐、R&B、灵魂和放克都是我“生活过”的地方。在大约十岁的时候,我开始真正听到旋律,并想把它用鼓声表达出来。我记得我曾经和伟大的弗雷迪•哈伯德交谈过。我们当时在演出的路上,我记得我跟他说,我觉得我听到的鼓声不是我应该听到的。他说,“你什么意思?”我回答说,“我听到布莱克、托尼、艾文、希金斯和其他人在做什么,我很喜欢。我想这么做,但我也想要做你、迈尔斯、蒙克、德克斯特、特灵和其他人正在做的事情。”他开始笑得前仰后合。我想,“哦,天呢,我有麻烦了。”然后他鼓励我跟随我的愿景,并说只要我做了鼓手应该做的事情就可以。这就是我回想起我们当初对话的内容。在某种程度上,他允许我开始问“如果这样会怎样?”,这已经成为我最喜欢的问题。一旦我觉得我可以做出更多的探索,我就开始学习“非鼓手”的独奏,但是在鼓上演奏它们。这让我从其他非爵士音乐家那里获得了想法,并试图将其应用到我所听到的内容中。直到今天我仍然这样做。

SD:奇怪的是,爵士鼓有规则手册吗?

CA:我不确定爵士鼓本身是否有规则手册,就像制作伟大的音乐一样。我肯定这对其他人来说可能会有所不同,但对我来说,很简单。以下是我的一些规则:

叠音镲:这是我演奏爵士乐的起点。我总是说,你应该能用你的叠音镲来让整个乐队摇摆起来。玩得开心,让它感觉良好,让它起舞。
发挥伟大的动力:多听别人,少听自己。
对眼前的交谈做出贡献:这意味着演奏一些在概念上、风格上有意义的东西,并且要与此刻正在发生的事情相关。
声音:你的乐器的声音必须在烘托音乐。这不仅适用于鼓的调音,也适用于音调。
概念:注意音乐的概念。为了让音乐摇摆或起舞,它必须要有爵士乐的感觉。做到恰如其分。其他的都不重要。
让其他人(乐手和观众)有所感受。玩得开心。

SD:你是怎么教爵士乐的?

CA:我认为爵士乐和其他风格一样,都是边演奏边学习的。这是一种语言,一种文化,也是一种社群音乐。你必须围绕在它周围开展工作;听现场表演,做大量录音,为大量的尝试和犯错做好准备。当我和弗雷迪在一起的时候,他从来不告诉我怎么演奏,他允许我探索和犯错。如果某一段不好听,他只是会说,“你再试试别的”,我知道他的意思。但直到几年后,我才弄明白这句话的价值。更重要的是,你必须发自内心想要。这也意味着要去接受在好听之前不好听的那个阶段。有些音乐家很难做到这一点,但我认为这是乐手成长过程的一部分。

SD:在当今世界,你是如何做到将爵士鼓手当成一项职业的?

CA:尽管音乐和商业在过去三十年左右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但许多事情仍然保持不变。学习你的乐器。学习音乐和沿袭。尽可能多地了解这个产业。准时到场,做好准备,待人友善。这是一项有人参与的业务;关系和资源是周期性的,所以这非常重要。

SD:你的鼓会随着演出而改变吗?

CA:我知道这个问题最明显的答案是,“是的。”然而,就我而言,其实并没有多大变化。我可以增加一个额外的底鼓、第二个军鼓,或者加一两个桶鼓,但仅此而已。如果是大型乐队的演出,我可以用20英寸的底鼓。有时候,如果我在做广告或者电影的配乐,我可能会使用22英寸的底鼓,但这在最近几年是很少见的。我试着调整我的触觉。我的一个朋友说,“你的触摸产生了你的声音,而不是相反。”他是钢琴家,这意味着他几乎每天都在演奏种使用不同的器材。

几年前,我和阿特•布莱基、比利•希金斯在巴黎演出。我们都不得不打同样的鼓,当时感觉糟透了(当然,这是在我开始用DW鼓之前)。他们两个人的演奏听起来都很棒,但是我的却听起来很糟糕。演出结束后,我非常生气。我踹了椅子,抱怨鼓声。阿特说,“怎么了?”我接着跟他抱怨我的鼓。他笑着说,“到底是你敲鼓还是鼓敲你?如果你真的有能力演奏,其实无所谓的。”他笑着走开了。那时我大约二十二岁。又学了一课。

未完待续

你还希望看到 EDGE上的哪些文章的中文版?

留言告诉我们!

观看更多采访,请扫码关注DW官方中文微信

作者: guitarchina4dc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