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装待发—Rush乐队神级鼓手、DW代言人Neil Peart (2)

即日起,鼓手中国经美国DW授权,开始翻译《EDGE》杂志好文并在DW官方公众号进行推送,相信这是所有DW爱好者的福音!

本期开始,我们将分三期连载《边缘》杂志  Rush乐队神级鼓手、DW代言人Neil Peart 文章,这是(2)

翻译:于周洋

正文

友商罗兰公司的德鲁送来了一套新的电鼓TD-30让我试试。它被放在我的主鼓旁边,我慢慢地在预置音色中摸索,寻找有用的声音或设置,我很欣赏罗兰让它们达到了全新的动态灵敏度水平。

主鼓和我在《时间机器》巡演中使用鼓的相同——一套定制的DW鼓和沙宾擦片——因为,像上次巡演那样,视觉设计已经按照《发条天使》专辑的蒸汽庞克主题的基础上而确定。这张专辑都是用这套鼓录制的(除了前两首歌,它们是在早些时候用蛇箭鼓录制的)。阿甘花了几天时间把它拆下来“修复”,使它看上去和听起来都和以前一样棒。

经过这么长时间的锻炼,我的身体变得强壮了,但唯一真正的敲鼓训练就是敲鼓本身。你看,全在于敲。以不可抗拒的力量敲击不可移动的物体。。。几千次。

在专业田径运动中,这种方法被称为专项训练。骑自行车的人必须骑自行车,跑步的人必须跑步。然而,事实上我做的所有之前的健身工作都给了我开展下一步工作的基础。

但是在猛敲一个周之后,我每天晚上回家时都会感到浑身疼痛,醒来时感觉更糟。但是,正如我常说的,如果我在任何地方受伤都没关系,只要不是在某个特定的地方,别是我的背、肩膀或膝盖,或者别是“从鼻子到脚趾”。

然而,还是很痛。

这是必要的。因为我喜欢用力敲鼓——为了原始的身体满足感,但主要还是为了声音。例如,我在军鼓上的基础强节奏几乎总是使全部的力量穿过鼓皮和鼓边,并且我喜欢用力击打铜鼓来获得清晰度和在猛烈敲击下产生的轻微失谐效果,从而发出“低沉”的音调。

到了第二周,这种创伤造成的疲劳性开始有所减轻(尽管在剩下的巡演中它从未停止过)。我喜欢重新学习一些我们已经很多年没弹过的80年代中期的歌曲,比如“大型设计”、“领地”、“米德尔顿梦”和“曼哈顿计划”,我可以说它们在现场听起来将会比唱片好(因为我们的技术比以前好)。但很快我就发现预设的歌单太长了。一般来说,我们喜欢先演一个小时的上半场,然后休息20分钟(在此之前,盖迪总会这样说“我们得休息一会儿——因为我们快100岁了”),然后再进行一个30或40分钟的下半场。

阿甘和我可以看出我正在演奏的曲目加起来会比这多得多,所以我们至少需要删除四首歌曲,但是并没有明显的候选曲目。当我向亚历克斯和盖迪提到这一情况时,我们三个人都不同意放弃任何一首歌。所以我为我们提出了一个不同的方案:制定两种演出方案,甲和乙,每晚交替演奏四首不同的歌曲。在过去,我们总是喜欢固定的歌单,当遇到只有一两首歌曲超出范围时,我们要么认真演奏它们,要么因为时间限制而放弃它们。这一次,当曲目单比以往更长的时候,这个方案似乎对我们更有吸引力(也理应如此)。

这就意味着我们要学习更多的歌曲,并在音乐上、技术上和制作上把它们做好,但这一切看上去是值得的——即便只是因为这一次与以往不同。

我的独奏也面临类似的困境。在最近的一段时间里,我总是在第二段演出的中间表演一个长独奏,大约九分钟。但是在《发条天使》的混音过程中,我们的联合制作人尼克•拉斯库林茨,作为一个不可抑制的“推动者”,坚持要我在《急速飞行》的鼓点外独奏,碰巧那首歌会出现在第二段演出的中间,但是,我的天呀,《急速飞行》 在《发条天使》这一小时快节奏表演中是一首快节奏的长达七分钟歌曲,而且后面还有三四十分钟要演。此外,在敲完         那一段后,我还需要为一段长的吉他独奏、另一段主歌、桥段和两段副歌进行快速敲击的伴奏。

至少可以说,这让人望而生畏。
但是…我再次运用了一些“多节奏型思维”
如果我改成两个较短的独奏,每半场一个呢?
哦,是的——那是有可能的。

我在给我尊敬的老师彼得•厄斯金的电子邮件中描述了这个想法,并向他汇报了我在排练的最后几天开始观察到的一个重要情况:

这一次,我之前的马拉松式独奏将被分成两部分,第一部分是用经典和基础的老式原声风格进行,第二部分是更具结构性、电子性和旋律性的进行。

并且,两者都是以完全即兴开始的(我说“开始”,因为你不可避免地会陷入你所喜欢的主题和模式中,但没关系——这正是探索的“精神”)。

所以独奏会很长。

此外,在过去的一周左右,随着大家的默契度越来越好,我意识到现在的我“一直在按照我一直想演奏的方式在演奏。”

这意味着在过去的47年里,我一直致力于技术、力量和感觉的融合——“动次打次”这种感觉真好。

可惜花了这么长时间!但是,当然,重要的不是“可惜”——而是花了这么长的时间。正如另一位值得尊敬的老师弗雷迪•格鲁伯在2011年去世前常说的那样,“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我一直坚持让弗雷迪和彼德老师知道的是:虽然我学得很慢,但却是个好学生,因为我会不断练习和努力——即便花了47年。

在排练中,我发现当我们在演奏很久没表演过的老歌时,就像我进入《大设计》的弱拍模进时,我觉得我想要找回在1985年那样的感觉,但我只能做到“接近”那种感觉。或者当我演奏半场时的新歌《无政府主义者》时,我可以看到自己身体向后倾斜,全力演奏,却又舒服地沉浸在其中——并且只是“自然地动作”

当我以那种方式独自排练,并且开始一天换两到三次被汗水浸湿的衣服时,我知道我开始有所进展了。在那三周半的时间里,我也减掉了至少十磅。(这是一个显而易见的商机啊:“你想减肥并锻炼你的全身——从鼻子到脚趾吗?现在就报名参加精彩的全新的布巴鼓培训班吧!”这将是其他声称“停止疯狂”的减肥项目的死对头,因为这个项目会被称为“开始疯狂”)。

未完待续

作者: guitarchina4dc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