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装待发——Rush乐队神级鼓手、DW代言人Neil Peart (1)

即日起,鼓手中国经美国DW授权,开始翻译《EDGE》杂志好文并在DW官方公众号进行推送,相信这是所有DW爱好者的福音!

本期开始,我们将分三期连载《边缘》杂志  Rush乐队神级鼓手、DW代言人Neil Peart 文章,这是(1)

翻译:于周洋

正文

尼尔•帕特讲述了他为Rush乐队在2012年9月开始的《发条天使》巡演所做的准备。

在2012年1月,我们的《发条天使》专辑混音期间,亚历克斯、盖迪和我开始为即将到来的巡演做计划。第一场演出要从9月份才开始,但是作为一支成军38年的巡演乐队来说,我们的音乐和现场视觉效果已经变得越发精致。舞台、灯光和现场效果被含有很多戏剧和喜剧元素的荧幕所增强,这些具有高度表现力的作品往往需要时间来准备。

同样,我们的现场表演总是对身体的状况要求很高,因为我们和我们的观众自然地倾向于我们在演出舞台上演绎最有活力和最具震撼力的歌曲。作为一个必须要用力挥舞四肢的人,我的身体同样也需要一些准备。对我来说,最理想的时间是在冬季越野滑雪和雪鞋比赛后、或者夏季游泳和划船后进行巡回演出的排练工作。这都是培养耐力的一些自然又愉快的方法。

然而这一年的四季并没有像往年一样。我知道我将面临有史以来对身体要求最高的Rush乐队巡演,而且随着巡演的进行我将年满60岁。所以在二月份,当我们还在一起混音的时候,我开始每周去三次当地的基督教青年会健身馆,并在接下来的四个月里一直坚持了下去。

把健身器材塞进背包然后骑20分钟自行车穿过镇子是一项不错的热身运动。在储物柜里换衣服时,我把头盔换成了一条手帕,以防止汗水流入眼睛(和打鼓时戴的帽子一样的道理)。我的第一个项目是在穿梭训练机上进行30分钟的训练,在那里我可以轻松适应越野滑雪的节奏(尽管没有优美的环境)。在相当高的阻力下保持快的、稳定的速度,把心率提高到接近我被推荐的最大值并保持住。

在跑步机和其他类型的椭圆机旁、游泳池的上方有一排这样的机器。我似乎经常出现在一堂老年水中健身操课的时候。看他们上课比较无聊。所以我只是闷头苦练,想着我自己的事情。有些人喜欢边锻炼边听音乐,但这对我来说那从来都不起作用。摩托车和滑雪也是如此——有些人喜欢骑自行车时听音乐,但我觉得听音乐时需要“专属”的心态,不能分心。对我来讲唯一能和音乐结合的活动就是开车,因为开车长途旅行显然非常适合听音乐。对我来说,锻炼是一种意志行为,并不利于听力、阅读或创造性思维,所以时间过得很慢。在穿梭训练机上,我会观察红色显示屏所显示的时间、距离、心率、燃烧的卡路里和阻力水平,这些计时器的缓慢的进度只要一分钟不去查看就几乎是不动的。我会去数下一分钟后的每一秒,以及三十分钟的每一分钟。“过了五分之一了。。。过了三分之一了。。。“

有一次,我试着看我能在屏幕上看到多少个7 (我想我最多时数了6个)。总的来说,这过程非常乏味。要让我达到目标并推动我完成我的日常工作需要巨大的意志力。但这确实有用。

有一天早上,我正在抱怨去健身馆,我的妻子凯莉说,“但是你热爱那里呀!”

我只能怀疑地盯着她。我怎么会被如此误解呢?是我让自己去那里的,并为自己的所作所为感到高兴——身体上和“道德上”都是——但是,我并不喜欢那里。恰恰相反,我跟凯莉说,“如果有一种药能让我有锻炼后的效果,我一定会吃。”

三十分钟后,我大汗淋漓气喘吁吁,然后去垫子上进行瑜伽和健美操活动。2000年时,当我刚搬到洛杉矶的时候,我每周会有好几次把我的健身馆训练和瑜伽课结合起来,我相信这种效果是持久的,它让我保持平衡度和灵活性以防止受伤。

从那以后,我把最有用的姿势和过渡动作融入到了我自己的健身锻炼中。站在垫子上,我会做一系列的颈部和肩部转动,然后练习拜日式站势,每个姿势保持二十秒。我特别喜欢其中一个勇士站姿,用一只脚站立(凝视远方),另一条腿用同侧的手向后拉然后向那个方向伸展身体。

三角式瑜伽也不错,我不太做弓步——但是,它们让你感到值得去做。然后做下犬式,再换成平板支撑,再换成上犬式,每组动作20秒,重复三次——做完这一系列的动作然后再做一下流水瑜伽。(最近我避免做俯卧撑,因为当我上力量时,它们会暴露缺点——就像很久以前的一次滑雪时的摔倒,导致我的左肩仍然容易过度用力)。然后再做坐姿拉伸。这样总共达到大约20分钟。

接下来,在地板上弯曲膝盖坐起并向上倾斜。我认为做25个左右就行(因为我觉得可以了)。

我哥哥丹尼是专业私教,多年来我经常咨询他有关健身的事情。丹尼建议我使用举重机交替锻炼肌肉群,所以我会做腿部按压、二头肌卷曲和三头肌按压、腿部卷曲、胸部按压、腿部抬高和高速下拉。我每个动作做20组,我会根据肌肉组的不同把重量分别增加到50磅、70磅和90磅。在自由选重房里,我在倾斜的长凳上用15磅的哑铃做20组扩胸。

接下来是一种整理运动——长距离游泳。如果是夏天,在湖边游泳和划船是我唯一的锻炼方式,我会绕着湖划船——大约三英里——然后沿着岸边游到下一个码头,再往回游一英里。但是在体育馆里,在做完流汗运动之后进行四分之一英里的游泳——14圈自由泳和两圈蛙泳是足够的,而且相对令人愉快。

不幸的是,我骑车回家的路都是上坡——尽管路很平缓。当我住在多伦多时,我也有同样的情况,我希望情况相反。但至少在回家的路上有杂货店,因为健康的另一个重要方面当然就是饮食。我作为我们家的膳食规划者、食品杂货店购物者和厨师(本大厨是一个上班的家庭管理员),我们家的膳食总是提供健康所需的各种营养,有大量的鱼和鸡肉,多种颜色的蒸蔬菜,以及令人舒适的碳水化合物。我也相信每天还需要补充多种维生素(以及忙完一天的工作后来一杯麦芽威士忌)。

从2月到6月,我一直坚持这种养生法,然后在6月25日,我和我的鼓技师外号“阿甘”的罗恩-惠顿在鼓频道工作室开始了排练。盖迪曾经开玩笑说,我是他认识的唯一一个“为了排练而排练”的音乐家,但我喜欢做好准备——正如我们所看到的-我需要锻炼。阿甘和我将有三周半的时间来创作歌曲,解决任何技术问题,并想出一些新的独奏创意。这是巡演过程中我最喜欢的一部分,因为我和家人在一起开始新的一天,然后度过一个充满挑战和满足的辛苦的工作日,最后结束工作回家做饭,在自己的床上入睡。它还包括世界上最好的上下班方式之一,那就是沿着太平洋海岸高速公路驱车50英里,每天这样往返,真是无可匹敌。

在这几个月里,亚历克斯、盖迪和我互通了许多关于歌单的电子邮件——我们会演奏什么新歌和想保留或恢复哪些老歌。阿甘为我制作了他推荐的播放列表,把歌曲的录制版本放在一起让我一起播放。最初几天,我们乐队的长期编程师吉姆•伯吉斯在场,为新歌和老歌设定采样阵列,并为我的独奏提供一些新的声音背景。

未完待续

作者: guitarchina4dc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