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W代言人 红辣椒乐队鼓手CHAD SMITH杂志专访(2)

即日起,鼓手中国经美国DW授权,开始翻译《EDGE》杂志好文并在DW官方公众号进行推送,相信这是所有DW爱好者的福音!首先我们将分三期连载《边缘》杂志 2017年第14期 查德-史密斯在洛杉矶接受伊丽莎白•朗专访 文章

翻译:于周洋

EL:在录音棚里更轻柔的演奏会影响到你的现场演奏吗?

CS安德森:不完全是,其实不会。录音是一回事,现场演奏又是另一回事。对我来说,录歌就是写文件,你真的希望它是特别的东西。我会认真思考录音中的律动感觉如何,当我们演奏时,它可能还在我脑海中的某个地方。但现场演出时,我仍会敲的惊天动地。

EL:埃尔顿•约翰在新专辑里的《病态爱情》有钢琴客串。你的“遗愿清单”里还有哪些你想合作的艺术家?

CS:现场演出的是齐柏林飞艇的吉米•佩吉;他肯定在名单上。很幸运的是人们想让我在他们的唱片上和他们一起演奏,我真的超爱的。我对音乐和打鼓的热情丝毫没有减弱。如果说有什么不同的话,那就是它可能随着我玩得越来越多而成长。我总是想学得更多,因为我还是音乐和鼓演奏的学生,我很幸运在这么年轻的时候就找到了这种激情。摇滚乐队在一起32年是很罕见的,人们仍然对我们的作品感兴趣。这听起来可能有点老生常谈,但我真的是在不断鞭策自己。

EL:就红辣椒专辑而言,《逃亡》听起来让人感觉到难以置信的新鲜感,但也非常熟悉。你们在一起32年里时如何保持这个水平的?

CS:我可以代表乐队发言;我们总是努力变得更好。我们努力成为更好的人、更好的音乐家、更好的朋友、更好的父亲,以及更擅长我们正在做的任何事情。这就是生活,我们对一切都很有意识。我认为这可以在我们的音乐中表现出来,因为我们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是开放和诚实的,我觉得这会在人群中引起共鸣。有些人喜欢我们做的事,有些人不喜欢。这没办法。如果你对自己是真实的,那时你就是一个真正的艺术家。

EL:说到变得更好,你还有时间练习吗?

CS:我不像其他人一样在巡演路上有严格的热身过程。虽然我喜欢预热,让一切动起来,但是,不,我不会特别拿出时间来练习。当我在家的时候,我有妻子和三个小孩,我的优先顺序是会改变的。即使我想去,我也不能一天练习三个小时。但是说实话,我更喜欢和别人一起演奏;对我来说那才是音乐。我进行练习是因为这对个人的发展和作为一名乐手能继续进步来说很重要,但我把我的乐器视为一种真正的协作伙伴。而不仅仅是一个旋律工具。我需要其他人制造的噪音。

EL:如果你有时间练习,有没有什么技能是你想学习的?

CS:如果遇到不自然节拍结构,我倒是可以敲,但我不太喜欢。

EL:尽管你忙于红辣椒和其他音乐项目,但你仍然设法把相当多的时间用于支持学校的音乐教育。

CS:数学、科学和语文这些科目都非常重要,但是我们不应该轻视艺术和音乐教育在教学中的重要性。在学校里孩子们可以接触到它们,它们是我们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青年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我只是不想看到它们因为官僚主义之类的事情而消失。我对此充满热情。这就是为什么我一直去学校作交流,就像我刚刚在伦敦当代音乐学院做的表演一样。学生们学业繁忙但他们问了很多问题,并且他们对音乐非常感兴趣。头天晚上我还在一个大型场馆表演,第二天我给80个孩子表演敲鼓。如果这事发生在我小时候,我早就爽飞了。回馈社会对我来说真的非常重要。

EL:当你想到敲鼓,你脑海中会出现什么画面?

CS:我确定是一套漂亮的架子鼓的形象,而不是鼓点部分。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真的很喜欢手里有东西。当我参加运动时,我总是想成为曲棍球守门员,因为他拥有最多的设备。或者在棒球比赛中,我想成为接球手,因为他拥有所有酷的东西。我想那只是我个性的一部分。我喜欢手里有东西。我会看着尼尔•佩尔特的架子鼓想,“哇!”或者看着艾历克斯•范•海伦的鼓想,“这真是有史以来最酷的东西!”当你看到守门员或接球手在类运动中的位置时,他们真有点像乐队的鼓手。

EL:守门员、接球手和鼓手也是不怎么走动的人。

CS: (笑)。没错!我觉得我喜欢一切都冲着我来。

EL:这是你作为DW家族成员的第一次巡演和第一张专辑。你感觉如何?

未完待续

作者: guitarchina4dc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