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W代言人 红辣椒乐队鼓手CHAD SMITH杂志专访(1)

即日起,鼓手中国经美国DW授权,开始翻译《EDGE》杂志好文并在DW官方公众号进行推送,相信这是所有DW爱好者的福音!首先我们将分三期连载《边缘》杂志 2017年第14期 查德-史密斯在洛杉矶接受伊丽莎白•朗专访 文章

翻译:于周洋

正文


三十多年来,红辣椒乐队以热辣的充满放克味道的摇滚乐、劲爆的现场表演以及对音乐制作的热爱吸引了全世界的粉丝。随着《桥下》和《加利福尼亚化》等热门歌曲的发行,该乐队实际上已经成为南加州的代名词。然而,底特律土生土长的鼓手查德•史密斯仍然具备中西部地区特有的勇气和职业道德,正是这种勇气和职业道德将他从汽车城的酒吧乐队推向了天使之城,使他成为摇滚大咖之一。在《边缘》杂志的伊丽莎白•朗采访这位直言不讳的“辣椒”时,乐队已经开始了大卖专辑《逃亡》世界巡演,这是他们的第十一张录音室专辑。作为DW家族的新成员,我们欢迎他来聊一聊最新的红辣椒专辑、他的新装备和对下一代鼓手的鼓励。

伊丽莎白•朗(下文简称EL):你们已经开始巡演一段时间了,但是还没有开始你们的北美演出。到目前为止进展如何?

查德•史密斯(下文简称CS):非常顺利!我们从6月份的音乐节开始的,在9月份将会开始做我们自己的现场,从那以后我们大部分时间都在欧洲,然后在12月结束。从1月开始我们将横扫美国和加拿大。每个人都很开心,人们似乎喜欢我们的歌,他们都来看我们。我们有非常酷的花式制作和灯光表演。当然我们还有非常棒的鼓!

EL:这对你们来说是一次庞大的巡演。许多演出都已经售罄,在开场表演中你还安排了一些非常规的环节。

CS:是的!我们还和Babymetal同台过,真是太棒了!我们在7月和她们一起参加了富士摇滚音乐节,看她们在日本演出,观众都快疯了,太有趣了。我们真是爱上了她们,并请她们来和我们一起演出。她们正在美国和我们一起做另一个巡演,我想应该是在四月。我们在伦敦还有一场演出,我也打算和她们一起。他们将犹大牧师的两首歌“止痛药”和“触犯法律”做成了串烧。当时我在YouTube上看到一段视频,主唱罗伯•哈尔福德还和她们一起,于是我决定得和她们一起登台。接下来,长号矮子乐队将在美国巡演的三站里暖场。他们是一支很棒的乐队,他们的现场表演很棒。他们演了45分钟,观众喜欢他们。我也喜欢在后台看他们表演。他们太不可思议了!

EL:你们最近的六张录音室专辑都是里克•鲁宾制作的,但是在《逃亡》中,你和布莱恩•“危险老鼠”伯顿合作过,他最著名的作品可能是与格纳尔斯•巴克利和街头霸王乐队的合作的。在录音棚里,他会让你先添加鼓轨道,然后让乐队的其他成员在上面演奏。这和你们平时的录音有什么不同吗?

CS:在一些歌曲中是这样。这对我们来说是最大的变化。通常我们会写完所有的歌,然偶制作人会加入,和我们一起进行调整,然后去录音棚尽力演奏出最好的效果。我们有一些歌是这样做的。我们让布莱恩来,他喜欢其中的许多歌曲,然后我们和他一起做了一点曲子。后来是这样的,弗莱在一次滑雪事故中摔断了手臂,这距离我们应该开始录音的时间只有三周了。所以,在他康复期间,布赖恩说,“我说查德,如果你想最大限度地让我发挥,利用我的工作方式和习惯,你为什么不到我的工作室来敲一鼓?”所以,我就自己去敲鼓了。我说,“唉哟”这真的很不一样,我们最终把他的工作室当成了创作基地。这是一种不同的、富有挑战性的、创造性的音乐创作方式。起初我们没有什么交流,但最后的效果很好。

EL:对你个人来说,先放上鼓轨是如何改变录音过程的?压力更大吗还是更有创意?

CS:也许两者兼有?事实上,我没感到有压力,但感觉不一样。那是一块未知领域。布赖恩和我会一起听一些音乐;他对音乐有非常兼收并蓄的品味,所以我们会听一些音乐套路或一些奇怪的迷幻素材。然后,我会融入进去释放灵感,这些都是创作的源泉。我们录制的与弗莱、乔什、布莱恩或安东尼交谈后的素材都取决于他们在这个过程中的位置,这些都是那些被加工过并最终变成歌曲的东西。有些人喜欢,有些人不喜欢,但不管怎样,这就是歌曲创作的过程。每个人都感受到的这些歌曲给你如沐春光的感觉。我完全折服在这个过程里。我用了他的架子鼓,那是在他工作室里的一个小型经典套鼓。我通常都是用大型现代摇滚鼓,但是我不得不暂时放下,去按照他的鼓去演奏适合歌曲和音乐的东西。他让我做的另一件事是更轻柔地演奏。通常来说我是一个暴力鼓手,他说如果我打得轻一点,他就可以通过鼓麦的摆放在来得到更好的声音。轻柔的演奏同时保持强度确实有点挑战性,这会让我集中精力。事实上真的很棒,因为这是我通常不会做的事情。我必须以开放的心态融入,相信制作人,并确保他的音乐理念与你的一致。所以我们就这么做了,然后我们就放飞自我了。就像我们说,“好吧!咱们开始吧!”这个过程就像一个实验,你明白吗?我们知道我们可以用另一种方式来做,我们以前一直用别的方式做。我们不想失去我们之前在录音棚里演奏的那种风格,我想今天很多乐队都不会这么做。在专业工具辅助下,每个人都可以参与,但是他们并没有真正一起演奏,我们在这方面做的很好。

未完待续

你还希望看到 EDGE上的哪些文章的中文版?

留言告诉我们!

作者: guitarchina4dc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