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C专访| 布莱克-戴拿迈特(迈克-米切尔)第一部分

Drum Channel 专访| 布莱克-戴拿迈特(迈克-米切尔)第一部分 中文尝鲜版 我们已推出了众多DW相关中文版字幕视频,广受好评!所以,大家要赶紧关注我们哦!!不但第一时间看到最新中文字幕视频,拥有DW不是梦~~ 今天重磅分享中文字幕视频:布莱克-戴拿迈特(迈克-米切尔)独家专访 第一部分! 视频地址:https://v.qq.com/x/page/s3159oiowaj.html 我当时是在艺校上高中,达拉斯的布克-T-华盛顿艺校,埃里卡巴度、诺拉琼斯、罗伊哈格罗夫跟我都是同一个老师,我是说同一个爵士乐老师。有一天我下他的课出来时接到一个很平常的电话,类似于我叔给我打来的一样,他在奥立刚乐队、卡拉克和杜克乐队演奏,跟史丹利和乔治一起,还有波比斯巴克斯,是非常非常牛批的乐手。他在电话里跟我说,嘿,爷们儿,史丹利一会儿会给你打电话。我说,史什么利?史丹什么?你在说啥啊?然后他说,史丹利-克拉克啊,他想让你加入乐队。然后我说,呃,我在上课,先挂了,拜拜。然后我就把电话给挂了。然后大概过了15到20分钟,我正在上课时接到了显示是洛杉矶打来的电话。电话里说道,您好,我是史丹利-克拉克经纪公司的谁谁谁,他想邀请您加入他的乐队,他对您非常感兴趣。我当时说,哇哦,好呀,我很乐意。

独家中文字幕 | 红辣椒鼓手 Chad Smith 采访吉他大师桑塔纳

大咖对话大咖 | 红辣椒鼓手 Chad Smith 采访吉他大师桑塔纳 一位是众多鼓手们的偶像,凭借超级律动而备受推崇的 Chad Smith ; 另一位是成名于60年代末和70年代初的吉他大神,他的音乐率先融合了摇滚和拉丁音乐,迄今为止赢得了10个格莱美奖和三个拉丁格莱美奖《滚石》杂志在2003年将桑塔纳排列在100位最伟大吉他手名单第20名中。至今他已经赢得了10个格莱美奖和三个拉丁格莱美奖,并入选1998年摇滚名人堂,他就是 Carlos Santana 。 这两位看似毫无关联的音乐人,碰撞在一起会发生什么呢?请看中文视频! 第一部分 视频地址:https://v.qq.com/x/page/h09786u98xy.html 第二部分 视频地址:https://v.qq.com/x/page/t0979fh52ak.html 我们先前讨论过用耳的重要性,要学会坐在那聆听,这也是肌肉的一种,当你跟其他人在舞台上进行音乐交流的时候,你要学会去当一个好的聆听者,这一点我认为非常非常重要。有时有些年轻的鼓手太专注于自己的技术,专注于自己可以敲得多快,比别人敲得更快,而没有在聆听别人这方面下功夫。无论是在舞台演出还是录音棚制作音乐,都应该和其他人在音乐层面进行这种交流,这是一种交流手段,而不是单纯去模仿别人的表演,有时有些东西听起来很有力度很不错,但是实际上并不是。尤其对于爵士乐来说,爵士乐手在音乐性交流这方面就做的非常好。他们互相伴奏互相支持,同时又能互相引导或激励彼此,一会儿你来领,一会儿我来领,在我看来这样通过人的演奏,而营造出来的整个音乐动态是非常强烈的,我非常渴望能找到具有同样想法的优秀音乐人一起合作,我觉得你乐队里的人就是像我刚才说的那样,这一点很重要,你们是通过玩爵士认识的吗?你什么时候认识的迈尔斯和考垂恩还有其他的乐手的? 观看更多精彩,请扫码关注DW官方中文微信

【DW专访】旅居中国的美国音乐家\DW代言人JASON WAMPLER专访

【DW专访】旅居中国的美国音乐家\DW代言人JASON WAMPLER专访 前言:DW官方公众号,自推出翻译系列以来,更受到DW粉儿的喜爱,我们将更努力。今天起,我们也将推出一个新栏目:DW专访! 我们直接采访DW国内外的代言人,给大家带来最直接学习信息和交流互动。 DW专访第一期我们采访旅居中国的美国音乐家\DW代言人JASON WAMPLER,中文王谱乐老师!相信国内很多鼓手已经领略过 WAMPLER老师的风采,在 DW&SABIAN 爵士鼓大赛、魔菇音乐的巡演中,都有WAMPLER老师的身影。 关于:Jason Wampler(王谱乐) 鼓手,钢琴手,作曲家,老师来自美国芝加哥拥有作曲硕士学位四川音乐学院外籍专家老师(2016-现在)北京迷笛音乐学校老师(2009-2016)美国作曲家协会(ASCAP)成员美国音乐中心(American Music Center)成员国际音乐教育学会(International Society of Music Education)成员DW, Sabian, Remo, Vater 的国际代言人流利的运用中文和英文讲授音乐专业课迄今为止,在欧洲、美国、中国的舞台上,有超过20年的表演经验,涵盖各种风格的音乐形式,如:爵士,摇滚,流行,拉丁,古典,电子音乐等。擅长的乐器有:钢琴、架子鼓。 采访正式开始: 1作为一名鼓手,你是如何选择自己的乐器?鼓 镲片 鼓皮 答: 1)对于鼓,我个人比较喜欢音域宽的鼓,可以根据不同的场景自由调节鼓的音色。2)对于擦片,我喜欢干净,较为低沉的音色,这样音色的擦片尤其适合爵士乐。3)鼓皮,我个人比较偏爱磨砂的,薄款的。因为这样的材质,更容易控制音量和音色。 2.对DW这个品牌,您给大家介绍一下。 答:去年我去到DW的工厂参观考察,发现他们仍然坚持手工制作,这在批量生产的大公司中,很罕见。这是因为 绝大多数在DW工作的员工,自己本身也是鼓手,他们知道鼓手期待的是什么样的产品,这些热爱鼓的员工对待每件产品就像对待艺术品。 3.去年NAMM,您也曾去过DW,有什么故事分享? 答:在NAMM最后一天,世界上有名的鼓手齐聚一堂,大家一起Jam,这是非常难忘的回忆。 4.相比其他品牌来说,DW有哪些区别或者特质? 答:1)手工制作 2)员工都自己热爱玩架子鼓。 5.您也做过DW Sabian中国大赛评委,中国的小鼓手您也认识很多,怎么看待小选手们? 答:近几年,中国的小选手们,一届比一届出色,他们对音乐的理解和积淀变强,他们更会用鼓来表达自己。 6.怎么看待DW Sabian中国大赛? 答:这个大赛是中国目前最好的青少年鼓手大赛。参赛的选手水平都非常高,大赛的舞台,灯光,音乐设备,主持人等等,都非常好,比赛相当有看点,很精彩。可以看出大赛组委会非常专业。今年因为疫情暂停了,期待明年再相见。 7.您作为DW代言人,参加过很多魔菇巡演,有什么故事分享?对魔菇有什么期待? 答:我到过全国很多魔菇的学校,他们非常团结,学校对孩子的音乐教育很有情怀,不只是教孩子们怎么打鼓,也教他们热爱音乐,让音乐成为孩子们一生的乐趣。 8.未来的日子您有什么计划? 答:1)是继续参与中国音乐教育,尤其是鼓的教学,希望能够在孩子们学习音乐的道路上,继续陪伴他们。2)我会在我的个人公众号(请搜索 王谱乐爵士角)上,继续写更多的文章,让喜欢音乐,喜欢鼓,喜欢爵士的学生可以获得更多的资讯。 最后,JASON WAMPLER 老师说着一口流利的中文,所以在中国的鼓活动中,非常容易与王谱乐老师交流,也希望以后我们在各种现场能与王谱乐相遇,学习,交流。 JASON WAMPLER 老师个人公众号 请扫下面二维码关注 与王老师直接交流,欢迎关注~

专访 | 纽约式心态—爵士鼓大师Carl Allen卡尔•艾伦(3)

鼓手中国经美国DW授权,开始翻译《EDGE》杂志好文并在DW官方公众号进行推送,相信这是所有DW爱好者的福音!之前已经陆续推出几期,反响良好,请关注本公众号,查询更多翻译的精彩文章!您也可以留言,希望看到DW哪些鼓手、哪些设备的翻译文章! 本期作者:斯科特•唐纳  ;  翻译:于周洋 SD:你为什么这么早就选择了DW鼓? CA:当我刚和DW签约时,他们并没有几个爵士鼓手。我对此很感兴趣。起初,我只是认可他们的产品。我的第一次参观,从洛杉矶开车去旧金山的时候,顺便去了趟办公室。约翰•古德带我参观了设施,有一次我们走进了一个装着鼓的房间。我只是盯着他们发愣。约翰说,“你为什么不坐下来试试呢?”我对自己说,“好吧,那我就敲一敲。”其实当时我并没有换品牌的打算。但我一开始敲,我就停不下来了!我闭着眼睛在敲。我不停地敲了大约30到40分钟。当我睁开眼睛时,房间里挤满了人!这是我以前从未有过打鼓的感觉。当时的我汗流浃背、气喘吁吁。我看着约翰和唐,说,“去哪里签合同?”就这样,我加入了DW,直到现在。 当我第一次接触DW时,他们没有轻量级的硬件。我记得和唐谈过这件事。我觉得这是一个无人问津的市场。起初,我认为他有些怀疑。我知道吉姆•鲁普也从消费者的角度和他谈过这件事。我不仅为自己关注这一点,还想到了我在纽约地铁上看到的所有打鼓的人,还有那些需要搬着鼓爬五层楼梯才到公寓的人们。我还会看到有鼓手提出他们自己自制的版本的想法,所以我知道这是有必要的。不用说,DW鼓必须要跟上需求。新款的超轻硬件让我大吃一惊。更不用说我的鼓技师(尤其是他的老腰)肯定会喜欢它。感谢你们。 SD:下一步您想尝试哪个DW定制的外壳款式,为什么? CA:我必须承认,我每天都在看DW鼓在脸书上发布的内容。鼓是一件艺术品。我对新的纯橡木鼓非常好奇。它们看起来会很温暖和具有共鸣。我听到希拉在网站上演奏了一些,听起来很棒。她太不可思议了,所以我也同样期待。至于军鼓,我很有兴趣了解一下混凝土系列军鼓。我对不同种类的材料组合也有一些想法。我要坦白一件事。每当我得到新的鼓时,人们都会对我说:“伙计,你是怎么想出这个主意的?”我和加里森(DW鼓艺人关系经理)交往多年,他像个法师一样。每当我们讨论一套新鼓时,我可能会给他一个对于颜色的想法,然后说,“到时候给我一个惊喜吧。”他的想法总是让我大吃一惊!油漆工作室的路易•加西亚也是个天才。这种人真应该得到块金牌。 SD:你会向想首次购买DW套鼓的鼓手推荐哪款? CA:就哪种型号或系列而言,我会说这取决于你演奏的音乐和你的预算。我从来不同意PDP系列鼓是所谓“最经济”的选择。因为我已经通过背光公司用过它们很多次了,它们听起来是非常棒的。我从来没有遇到过一套糟糕的DW鼓。我对迷你职业套鼓也很好奇。不过我还没试过。我想看到DW在16英寸低音鼓上做更多的事情。我只是建议对各种可能性持开放态度,因为如果一个人不熟悉DW鼓,并且他们对自己想要什么已经有了一个先入为主的概念,他们很可能会感到惊喜的。 SD:你2016年的日程安排是什么? CA:2016年将会是忙碌的一年,从和克里斯汀•麦克布赖德和戴安•瑞芙的爵士巡游演出开始。一月到四月,我将和克里斯蒂安•麦克布赖德、盖瑞•波顿、肖恩•琼斯、蒂亚•富勒以及其他人一起参加麦克大道超级乐队的巡演。在巡演期间,我还会在学校和琴行做很多现场指导。 2016年即将到来的其他安排包括与一个名为《埃尔文的艺术》的项目一起巡演。这是一支向阿特•布莱基和埃尔文•琼斯致敬的乐队。我们在2014年的世界打击乐大会演出,玩得很开心。人们是如此的支持并展现出如此多的热爱,以至于我决定试着让这个乐队继续下去,所以我们全年都会巡回演出。并且我和传奇萨克斯手本尼•高尔森一起演奏了二十多年,我们最近录制了一张新的专辑,所以我们也将为新专辑做巡演。 我已经做了大约11年的演出之一是作为塞隆尼斯•蒙克大赛中节奏环节的一份子。每年都会有,我的部分职责包括在12-15名半决赛选手身后演奏。我们和他们每个人排练三十分钟,第二天表演。我喜欢这件事,因为这是一个让他们每一个人都感受到惬意的挑战,就像我在他们的乐队里一样。对我来说,这就是为音乐服务。我喜欢做很多不同种类的演出和项目,所以以后还会有很多伟大的事情发生。 SD:如果让你可以做音乐方面的任何事情,你会做什么? CA:阿特•布莱基曾经说过,“音乐应该洗刷掉日常生活中的尘土。”对此我铭记于心。这听起来可能很简单,但我想尽可能在最高水平上演奏音乐,同时激励他人尽可能做到最好。演奏音乐让我想起在教堂里长大的日子。我母亲当时是唱诗班的福音歌手,她是我最好的朋友。每当我演奏的时候,我只想让她感到骄傲。当她在2001年5月去世时,我在新西兰做免费现场指导和表演。我正处于感到有一种精神上的力量促使我想要回报的人生时刻。当我姐姐打电话来告诉我我妈妈去世的消息时,她告诉我在我结束巡演之前不能回家。当时离结束还有四天时间,但我们被从小就被教导做事情要有始有终。我在演奏和教学中都会获得激励,这两种激励对我来说一样的。 SD:你的跟鼓有关的遗愿清单上有什么? CA:我还有很多事情想做。说几个名字,我很想和弗雷德•哈蒙德、马文•萨普、斯汀、邦妮•莱特、保罗•西蒙和詹姆斯•泰勒一起演奏,没想到吧?我喜欢许多各种各样的音乐。音乐家们本应只倾向一处,但我都喜欢。 SD:你职业生涯中最满意的音乐经历是什么? CA:有很多,但是当我和一个人单独相处或者在现场指导的时候,我可以看到和听到他们演奏中的即时变化,这肯定了分享我们拥有的这份天赋的重要性。我想到的另一件事是在柏林和弗雷迪•哈伯德一起演奏(特别嘉宾伍迪•肖和迪兹•吉莱斯皮)。弗雷迪把我介绍给迪兹时,他说:“嗨,迪兹,这是我的鼓手卡尔•艾伦。”天呢,我当时觉得当我听到他对迪奇说了这样一番话时我都要晕过去了。哇!我和他一起演奏了八年,在那期间,我还是巡演经理和音乐总监。他甚至演奏了我的一些曲目!直到今天仍然感觉跟做梦一样。 所有这些传奇音乐家教给我的最好的人生经验之一就是:音乐是一种博爱。能借着巨人的肩膀来贡献出自己的一份力量是一种荣耀。先驱们的贡献必须要得到尊重,决不能视其为理所当然。我记得第一次见到伟大的恩杜古•钱克勒时,他对我是那么的友好与亲切,这让我惶恐,因为我以为如果他对我这么好,他一定以为我也是个大人物。(笑)。我想,“一旦他发现我不是那样的人,他对我的态度就会改变吧。”我说,“嗨,钱克勒先生,我是卡尔•艾伦。”他说,“我认识你。你好吗?”我从未忘记那份爱和那份温暖。我和他直到现在都很亲近。伟大的比利•希金斯谈到音乐演奏时说:“卡尔,这活可比搬砖好啊。”我同意,并且我知道我得到了上天的眷顾才能够做到今天。(完) 观看更多采访,请扫码关注DW官方中文微信

纽约式心态——爵士鼓大师Carl Allen卡尔•艾伦(2)

鼓手中国经美国DW授权,开始翻译《EDGE》杂志好文并在DW官方公众号进行推送,相信这是所有DW爱好者的福音!之前已经陆续推出几期,反响良好,请关注本公众号,查询更多翻译的精彩文章!您也可以留言,希望看到DW哪些鼓手、哪些设备的翻译文章! 本期作者:斯科特•唐纳  ;  翻译:于周洋 SD:描述下你的鼓声吧。 CA:我想把我的声音想象成温暖、清晰和可识别的。我的鼓或鼓内的任何东西都没有消音。我喜欢我的鼓是开放的、共鸣的和放声歌唱的。我想让我周围的人感受到鼓点里的木头声和这份温暖。 SD:你如何创造你的标志性鼓声的? CA:我通过探索来创造我的标志性声音。我花了几年时间不仅尝试创造不同的声音,还不时地改变我的配置。我认为有时我们认为我们的配置是理所当然的。如果愿意,我喜欢使它感觉起来是我自己的一部分,是我身体的延伸。 阿特(布拉基)过去常和我谈论姿势及其重要性。我相信,这对我的声音有影响。说到声音,我也致力于通过专注于鼓内演奏和鼓外演奏来从鼓中提取声音。我使用这两种技术。我曾经问过艾文•琼斯他用脚练习什么,他说:“跟我练手的方法是一样的。”我一直记着这一点,并试图做同样的事情。对我来说,关键是要有一个平衡的声音。 SD:爵士乐鼓手必须使用涂有涂层的鼓皮并调高音量吗? CA:有一段时间我会说,“当然,是的。”但当我听到托尼•威廉姆斯的鼓声并和他待了一段时间后,这一切都改变了。在他后期的音乐里,他使用光面的黑点鼓皮。我敢说,任何人都不敢说他没有从乐器中得到很好的声音,或者说他没有让它听起来像爵士乐。艾尔福斯特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他把鼓声调得很低,但听起来仍然很棒。还有许多其他的例子。 SD:什么是完美的军鼓? CA:这不是一个公平的问题。(笑)。我非常喜欢军鼓!多年来,我一直使用木质小军鼓,但最近我一直在5×14英寸的枫木红木和6.5×14英寸的黄铜小军鼓之间徘徊。每当我打鼓的时候,我都会流口水。我有很多军鼓,当我录音的时候,大家都知道我会带三四个。 SD:谁是当今的埃尔文?(译者注:Elvin Jones,爵士乐音乐家“爵士机器”) CA:如果我们特别提到年轻人,我会说埃里克•哈兰、马库斯•吉尔莫或者肯德里克•斯科特。当然,还有杰夫“覃”瓦茨和布莱恩•布雷德。有这么多了不起的鼓手! SD:谁是当今的托尼?(译者注:Tony Williams,爵士乐大师、天才型鼓手) CA:奥贝德•卡尔瓦尔是我很喜欢的人。这方面的其他一些年轻人有乔纳森•巴伯、杰森•布朗、麦克伦蒂•亨特、杰罗姆•詹宁斯、布莱恩•卡特和贾斯汀•布朗。我为所有这些人感到骄傲。有一个叫科乔•罗尼的孩子,他是安东•罗尼的儿子,小号手华莱士•罗尼的侄子;我想他现在十一岁了。他真的领悟了托尼的调音、作曲和演奏乐器的理念,太厉害了。你们应该看看他。他也是一个善良的好孩子,全面发展。我觉得还有其他人也做的很好,把各种风格融合在一起;像马库斯•贝勒、小马克•怀特菲尔德、特伦•格雷和贾米森•罗斯等。 SD:你发掘出新的有天赋的乐手吗? CA:几年前,我创办了一家制作公司。我的目标主要是关注那些我认为值得更多关注的人才。不仅是年轻的音乐家,还有一些我觉得被忽视的更为年长的大师。这其中包括尼古拉斯•佩顿、罗伊•哈格洛夫、埃里克•哈兰德(当时他18岁)、布莱恩•布雷德、赛勒斯•切斯特纳特还有许多其他人。 我在朱利亚德学校教了十二年鼓;最后六年是做为爵士乐研究的艺术总监任教的。在我任职期间,我帮助培养了许多当今活跃的乐手,如杰罗姆•詹宁斯、尤利西斯•欧文斯、麦克伦蒂•亨特、李•皮尔森、马里恩•费尔德、布莱恩•卡特、劳伦斯•莱泽斯、亚伦•迪尔、片仓真由子、本•威廉姆斯、克里斯•鲍尔斯、乔•塞勒、菲尔•库恩、乔纳森•巴蒂斯特、艾蒂安•查尔斯、马歇尔•吉尔克斯、中村康史和许多其他人。我必须说的是,我得到了包括罗恩•卡特、肯尼•巴伦、罗德尼•琼斯、肯尼•华盛顿、比利•德拉蒙德、史蒂夫•威尔逊、罗恩•布莱克、史蒂夫•图尔、威克利夫•戈登、埃迪•亨德森在内的一批优秀教师的大力帮助,我想到了还有许多在这里工作的或者曾经在某个时候和我一起学习过年轻鼓手,他们正在和格雷戈里•波特、麦可•布雷、克里斯•波提、史蒂芬•扣扣熊的《深夜秀》、库特•艾灵以及其他许多人一起进行合作。我只是想为下一代做出当年布莱克、埃尔文、希金斯、托尼、马克斯、罗伊•海因斯、梅尔•刘易斯和费城•乔为我做的同样的事情。我很高兴地说,我并不孤单。正如一句古老的谚语所说,“众志成城。” SD:你和DW合作了将近20年。在你看来DW是如何进化的? CA:对我来说,DW的鼓听起来总是很棒。我记得在我和你们签约后,我参观了工厂,我们讨论了尺寸、声音、感觉等。唐•隆巴迪和约翰•古德说:“不如我们给你送点东西,好让我们知道你喜欢还是不喜欢它们。然后我们可以进行一些更改,使其成为您的专用鼓。”我收到一用就觉得完美无缺。 并且我确实觉得DW鼓现在的音域比20年前要广得多。爵士系列和他们制作的所有其他鼓一样令人惊叹。对我来说,一个主要的不同是13英寸小桶鼓。在我开始演奏DW之前,我发现许多其他品牌的13寸桶鼓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紧或者哽咽的感觉。DW是第一个让我觉得声音平衡、圆润、饱满、温暖的13寸桶鼓。听起来好像我在描述一个人,是吗?好玩儿!(笑)。DW给他们的鼓赋予了许多鲜明个性。他们可以经受住许多可能性,因为你可以调高或调低鼓的音量,在不同的环境下使用相同的鼓。几年前,我玩过一套小型套鼓;我在大型乐队、放克、流行音乐、福音音乐和爵士乐的演出和录音中使用了这套鼓。它们适用于各种情况。我真心喜欢它们。 未完待续 你还希望看到 EDGE上的哪些文章的中文版? 留言告诉我们! 观看更多采访,请扫码关注DW官方中文微信

专访 | 纽约式心态—爵士鼓大师Carl Allen卡尔•艾伦 (1)

鼓手中国经美国DW授权,开始翻译《EDGE》杂志好文并在DW官方公众号进行推送,相信这是所有DW爱好者的福音!之前已经陆续推出几期,反响良好,请关注本公众号,查询更多翻译的精彩文章!您也可以留言,希望看到DW哪些鼓手、哪些设备的翻译文章! 本期作者:斯科特•唐纳  ;  翻译:于周洋 你听说过鼓手的鼓手吗?卡尔•艾伦是个善于思考的鼓手。他口齿伶俐、见多识广,当然他也非常擅长爵士鼓的教育培训。他对艺术形式的崇敬和无尽的追求显而易见,因此使他非常具有感染力。艾伦教授是一位激励者和现实主义者;也是一位经验丰富的演奏家和教育家。当然了,他住在纽约,但正是他务实、严肃和纯粹的方法使他有名副其实地拥有纽约式的心态。 斯科特•康奈尔(下文简称SD):谈一谈鼓手如何创造出属于自己的声音吧。 卡尔•艾伦(下文简称CA):这是个很好的问题。首先,我想说,在我看来,特别是当我们谈论爵士乐时,一个人应该具备一些关于这项传统音乐的基本知识,因为当我们演奏时,我们试图做的工作就像是在现有的语言和习语的基础上增加新的词汇。也就是说,有很多方法可以创造出你自己的声音。我经常说伟大的音乐家也是伟大的窃贼。在音乐方面,我们从听到的东西中窃取或借用想法。我不认为大师们把这些伟大的音乐留给我们仅仅是复制和反刍。我们必须找到一种方法来接受这些想法并把它们变成我们自己的东西。例如,从录音中选取一个独奏。学习它,然后找到一种方法来对同样的信息做出改变,比如音乐模式、乐句或者是其他的想法,并使它们个性化。这不是什么新鲜事,但它仍然管用。 SD:你是如何培养出自己的演奏风格的? CA:正如我提到的,我从很多我听到的一些大师的录音和现场表演中获得了素材。我记下它们,学习它们的“词汇”,然后做出许多探索。我早期吸取到的一个很好的教训就是,探索你听到的是什么是需要勇气的,但这也是非常有必要的。早在我开始演奏爵士乐之前,我就开始听和演奏各种风格的音乐。可以说,在我开始演奏爵士乐之前,福音音乐、R&B、灵魂和放克都是我“生活过”的地方。在大约十岁的时候,我开始真正听到旋律,并想把它用鼓声表达出来。我记得我曾经和伟大的弗雷迪•哈伯德交谈过。我们当时在演出的路上,我记得我跟他说,我觉得我听到的鼓声不是我应该听到的。他说,“你什么意思?”我回答说,“我听到布莱克、托尼、艾文、希金斯和其他人在做什么,我很喜欢。我想这么做,但我也想要做你、迈尔斯、蒙克、德克斯特、特灵和其他人正在做的事情。”他开始笑得前仰后合。我想,“哦,天呢,我有麻烦了。”然后他鼓励我跟随我的愿景,并说只要我做了鼓手应该做的事情就可以。这就是我回想起我们当初对话的内容。在某种程度上,他允许我开始问“如果这样会怎样?”,这已经成为我最喜欢的问题。一旦我觉得我可以做出更多的探索,我就开始学习“非鼓手”的独奏,但是在鼓上演奏它们。这让我从其他非爵士音乐家那里获得了想法,并试图将其应用到我所听到的内容中。直到今天我仍然这样做。 SD:奇怪的是,爵士鼓有规则手册吗? CA:我不确定爵士鼓本身是否有规则手册,就像制作伟大的音乐一样。我肯定这对其他人来说可能会有所不同,但对我来说,很简单。以下是我的一些规则: 叠音镲:这是我演奏爵士乐的起点。我总是说,你应该能用你的叠音镲来让整个乐队摇摆起来。玩得开心,让它感觉良好,让它起舞。发挥伟大的动力:多听别人,少听自己。对眼前的交谈做出贡献:这意味着演奏一些在概念上、风格上有意义的东西,并且要与此刻正在发生的事情相关。声音:你的乐器的声音必须在烘托音乐。这不仅适用于鼓的调音,也适用于音调。概念:注意音乐的概念。为了让音乐摇摆或起舞,它必须要有爵士乐的感觉。做到恰如其分。其他的都不重要。让其他人(乐手和观众)有所感受。玩得开心。 SD:你是怎么教爵士乐的? CA:我认为爵士乐和其他风格一样,都是边演奏边学习的。这是一种语言,一种文化,也是一种社群音乐。你必须围绕在它周围开展工作;听现场表演,做大量录音,为大量的尝试和犯错做好准备。当我和弗雷迪在一起的时候,他从来不告诉我怎么演奏,他允许我探索和犯错。如果某一段不好听,他只是会说,“你再试试别的”,我知道他的意思。但直到几年后,我才弄明白这句话的价值。更重要的是,你必须发自内心想要。这也意味着要去接受在好听之前不好听的那个阶段。有些音乐家很难做到这一点,但我认为这是乐手成长过程的一部分。 SD:在当今世界,你是如何做到将爵士鼓手当成一项职业的? CA:尽管音乐和商业在过去三十年左右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但许多事情仍然保持不变。学习你的乐器。学习音乐和沿袭。尽可能多地了解这个产业。准时到场,做好准备,待人友善。这是一项有人参与的业务;关系和资源是周期性的,所以这非常重要。 SD:你的鼓会随着演出而改变吗? CA:我知道这个问题最明显的答案是,“是的。”然而,就我而言,其实并没有多大变化。我可以增加一个额外的底鼓、第二个军鼓,或者加一两个桶鼓,但仅此而已。如果是大型乐队的演出,我可以用20英寸的底鼓。有时候,如果我在做广告或者电影的配乐,我可能会使用22英寸的底鼓,但这在最近几年是很少见的。我试着调整我的触觉。我的一个朋友说,“你的触摸产生了你的声音,而不是相反。”他是钢琴家,这意味着他几乎每天都在演奏种使用不同的器材。 几年前,我和阿特•布莱基、比利•希金斯在巴黎演出。我们都不得不打同样的鼓,当时感觉糟透了(当然,这是在我开始用DW鼓之前)。他们两个人的演奏听起来都很棒,但是我的却听起来很糟糕。演出结束后,我非常生气。我踹了椅子,抱怨鼓声。阿特说,“怎么了?”我接着跟他抱怨我的鼓。他笑着说,“到底是你敲鼓还是鼓敲你?如果你真的有能力演奏,其实无所谓的。”他笑着走开了。那时我大约二十二岁。又学了一课。 未完待续 你还希望看到 EDGE上的哪些文章的中文版? 留言告诉我们! 观看更多采访,请扫码关注DW官方中文微信

PDP系列代言人,Jack White乐队鼓手:Daru Jones

鼓手中国经美国DW授权,开始翻译《EDGE》杂志好文并在DW官方公众号进行推送,相信这是所有DW爱好者的福音!之前已经陆续推出几期,反响良好,请关注本公众号,查询更多翻译的精彩文章!您也可以留言,希望看到DW哪些鼓手、哪些设备的翻译文章!本期翻译:于周洋 达鲁-琼斯(Daru Jones)代表了多种音乐流派:嘻哈,摇滚,爵士乐,还有他那双节奏之手能演奏的其他所有风格。他独特的风格技巧始终通过简约的设备配置来表达。这一切都是因为他对于律动的专注,但在许多情况下让人感到更务实的是,他的鼓非常便于携带。作为杰克•怀特(Jack White)的鼓手,他本可以在巡演中随身携带他想要的任何设备,但他依旧更喜欢使用四头鼓和更为轻巧的配件,以便于使其易于管理。对于一些较小的演出,他有时会将其分解为一个底鼓/一个军鼓/一个吊镲的配置,他从不抑制自己无穷的创造力或无处不在的锦囊,同时使工作变得更轻松。 “那么,假如我们做出一套我个人风格的鼓怎么样?”达鲁在2016年末时向我们表达了他的想法。“如果我们推出一个尺寸更小但是听起来很专业并且玩起来很有趣的鼓会怎样?” 达鲁是我们DW 6000 超轻系列的忠实用户,他希望将其整合一下。这套设备的尺寸代表了我们DW定制产品“ 简短系列”,这套鼓包括用于存放所有物品的袋子,以确保鼓手可以轻松地将其用小型汽车或出租车进行运输。这套鼓的另一个好处是它并不昂贵。从一开始,它就被设计成同时具备完善的功能和优秀的质量的好产品。 这套鼓采用了杨木/枫木外壳,它的设计灵感来自达鲁的DW经典系列鼓,还有达鲁亲自选择的金色闪光到糖果渐变黑色漆面,来让鼓能“引起人们的注意”。棘轮式的桶鼓既轻巧又易于摆放。但是,如果不需要桶鼓,那么套件会包括一个盖板。整套鼓的外壳可以装进两个袋子里,一个用于底鼓,其余的则用保护性隔板装进一个单独的结实尼龙袋中。再加上DW6000超轻系列的硬件包,它就成为了一套非常便携式的设备,并会以多种样式来适合鼓手们。当达鲁第一次看到原型鼓时,他说:“我要在纽约和纳什维尔使用这套鼓。”现在,每个人都可以体会到这份快乐。 DJNY系列现在可以在授权的PDP经销商处购买。 欲了解更多信息,请访问:www.pacifcdrums.com 观看更多采访,请扫码关注DW官方中文微信

独家视频 | 鼓手中国专访著名鼓手Chris Coleman

2019上海乐展——鼓手中国Chris Coleman采访 视频地址:https://v.qq.com/x/page/z30139noqw8.html 1.你好,Coleman,欢迎你来到中国,跟中国的鼓手打个招呼好吗 ?Chris : 你好,你们好吗 2.几年前我在北京的现代鼓手节上看过你的表演,无论是你的bass和打鼓,我个人都非常喜欢,你能说说你当时对中国的感受吗? chris:在北京的那次演出非常的棒,这里的美食和热情的人们很打动我,我很期待下次能来。 3.这些年中国发生了很多天翻地覆的变化,包括中国的鼓手也都在保持进步,有什么鼓手让你印象深刻吗chris;中国有很多很棒的鼓手,他们热爱打鼓,并且努力学习进步,这非常的棒,也期待他们以后越来越多的走向国际并且发布自己好的作品。 4.现在的很多中国鼓手都在学习和练习福音音乐, 你能给他们什么好的建议吗 chris :首先,我们练习的很多的福音音乐里的技巧与大招gospel chop,就像我们的爵士音乐里的技巧和大招Jazz chops,或者是摇滚乐里的技巧和大招Rock chops,或者是布鲁斯音乐里的技巧和大招blues chops,但是如我们对这些音乐风格不具有足够的理解和了解的话,这些单纯的技巧和大招就没有如此重要性和意义了,我们需要去了解爵士音乐,摇滚音乐,布鲁斯音乐,所以我们需要真正去了解福音音乐,去更好的真正理解这些练习和技巧,我个人建议去学习音乐多过于单纯的技巧,所有的技巧也会在你足够了解和学习音乐之后变的更加合理和实用。 5.在平时练习的时候有什么喜欢的练习吗chris:对我个人来说喜欢的练习不单独的限于一两种,我总是在尝试不同的练习和不同的练习方式,并且我总是会去练习我在舞台上会去运用的练习,并且我总是会尝试练习新的东西,这也会让我在舞台上保持一种新鲜的作品和状态 6.对您影响最大的鼓手有哪些?chris: 这个列表会特别长,不过他们的音乐一定是对我的启发和影响最大的,比如vinnie colaiuta, Dave weckl, Steve Smith ,Terry bozzio ,Virgil donati ,dennis chambers。我会尝试学习他们的音乐和他们的方式,这会帮助我成长非常多。 7.我看您在演奏中有大量的力量型的打击,您在平时的练习过程中也是这样吗,还有在您的理念里是如何控制音色的?chris:是的,我在平时的练习也是保持这样的力度,对我来说,音乐是一种情绪,如果你能让所有的情绪变成你的音乐,那么我们会看到感受到并且理解到你的情绪和表达,我是一个热情并且充满活力的人,所以这是为什么我的演奏和个人的状态会充满了力量,所以所有的强弱控制就是我个人对于情绪的表达,情绪带来了不同的强弱控制 8.感谢您的采访,希望您的这次中国之旅一切顺利!chris:感谢大家!!

整装待发—Rush乐队神级鼓手、DW代言人Neil Peart (2)

即日起,鼓手中国经美国DW授权,开始翻译《EDGE》杂志好文并在DW官方公众号进行推送,相信这是所有DW爱好者的福音! 本期开始,我们将分三期连载《边缘》杂志  Rush乐队神级鼓手、DW代言人Neil Peart 文章,这是(2) 翻译:于周洋 正文 友商罗兰公司的德鲁送来了一套新的电鼓TD-30让我试试。它被放在我的主鼓旁边,我慢慢地在预置音色中摸索,寻找有用的声音或设置,我很欣赏罗兰让它们达到了全新的动态灵敏度水平。 主鼓和我在《时间机器》巡演中使用鼓的相同——一套定制的DW鼓和沙宾擦片——因为,像上次巡演那样,视觉设计已经按照《发条天使》专辑的蒸汽庞克主题的基础上而确定。这张专辑都是用这套鼓录制的(除了前两首歌,它们是在早些时候用蛇箭鼓录制的)。阿甘花了几天时间把它拆下来“修复”,使它看上去和听起来都和以前一样棒。 经过这么长时间的锻炼,我的身体变得强壮了,但唯一真正的敲鼓训练就是敲鼓本身。你看,全在于敲。以不可抗拒的力量敲击不可移动的物体。。。几千次。 在专业田径运动中,这种方法被称为专项训练。骑自行车的人必须骑自行车,跑步的人必须跑步。然而,事实上我做的所有之前的健身工作都给了我开展下一步工作的基础。 但是在猛敲一个周之后,我每天晚上回家时都会感到浑身疼痛,醒来时感觉更糟。但是,正如我常说的,如果我在任何地方受伤都没关系,只要不是在某个特定的地方,别是我的背、肩膀或膝盖,或者别是“从鼻子到脚趾”。 然而,还是很痛。 这是必要的。因为我喜欢用力敲鼓——为了原始的身体满足感,但主要还是为了声音。例如,我在军鼓上的基础强节奏几乎总是使全部的力量穿过鼓皮和鼓边,并且我喜欢用力击打铜鼓来获得清晰度和在猛烈敲击下产生的轻微失谐效果,从而发出“低沉”的音调。 到了第二周,这种创伤造成的疲劳性开始有所减轻(尽管在剩下的巡演中它从未停止过)。我喜欢重新学习一些我们已经很多年没弹过的80年代中期的歌曲,比如“大型设计”、“领地”、“米德尔顿梦”和“曼哈顿计划”,我可以说它们在现场听起来将会比唱片好(因为我们的技术比以前好)。但很快我就发现预设的歌单太长了。一般来说,我们喜欢先演一个小时的上半场,然后休息20分钟(在此之前,盖迪总会这样说“我们得休息一会儿——因为我们快100岁了”),然后再进行一个30或40分钟的下半场。 阿甘和我可以看出我正在演奏的曲目加起来会比这多得多,所以我们至少需要删除四首歌曲,但是并没有明显的候选曲目。当我向亚历克斯和盖迪提到这一情况时,我们三个人都不同意放弃任何一首歌。所以我为我们提出了一个不同的方案:制定两种演出方案,甲和乙,每晚交替演奏四首不同的歌曲。在过去,我们总是喜欢固定的歌单,当遇到只有一两首歌曲超出范围时,我们要么认真演奏它们,要么因为时间限制而放弃它们。这一次,当曲目单比以往更长的时候,这个方案似乎对我们更有吸引力(也理应如此)。 这就意味着我们要学习更多的歌曲,并在音乐上、技术上和制作上把它们做好,但这一切看上去是值得的——即便只是因为这一次与以往不同。 我的独奏也面临类似的困境。在最近的一段时间里,我总是在第二段演出的中间表演一个长独奏,大约九分钟。但是在《发条天使》的混音过程中,我们的联合制作人尼克•拉斯库林茨,作为一个不可抑制的“推动者”,坚持要我在《急速飞行》的鼓点外独奏,碰巧那首歌会出现在第二段演出的中间,但是,我的天呀,《急速飞行》 在《发条天使》这一小时快节奏表演中是一首快节奏的长达七分钟歌曲,而且后面还有三四十分钟要演。此外,在敲完         那一段后,我还需要为一段长的吉他独奏、另一段主歌、桥段和两段副歌进行快速敲击的伴奏。 至少可以说,这让人望而生畏。但是…我再次运用了一些“多节奏型思维”如果我改成两个较短的独奏,每半场一个呢?哦,是的——那是有可能的。 我在给我尊敬的老师彼得•厄斯金的电子邮件中描述了这个想法,并向他汇报了我在排练的最后几天开始观察到的一个重要情况: 这一次,我之前的马拉松式独奏将被分成两部分,第一部分是用经典和基础的老式原声风格进行,第二部分是更具结构性、电子性和旋律性的进行。 并且,两者都是以完全即兴开始的(我说“开始”,因为你不可避免地会陷入你所喜欢的主题和模式中,但没关系——这正是探索的“精神”)。 所以独奏会很长。 此外,在过去的一周左右,随着大家的默契度越来越好,我意识到现在的我“一直在按照我一直想演奏的方式在演奏。” 这意味着在过去的47年里,我一直致力于技术、力量和感觉的融合——“动次打次”这种感觉真好。 可惜花了这么长时间!但是,当然,重要的不是“可惜”——而是花了这么长的时间。正如另一位值得尊敬的老师弗雷迪•格鲁伯在2011年去世前常说的那样,“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我一直坚持让弗雷迪和彼德老师知道的是:虽然我学得很慢,但却是个好学生,因为我会不断练习和努力——即便花了47年。 在排练中,我发现当我们在演奏很久没表演过的老歌时,就像我进入《大设计》的弱拍模进时,我觉得我想要找回在1985年那样的感觉,但我只能做到“接近”那种感觉。或者当我演奏半场时的新歌《无政府主义者》时,我可以看到自己身体向后倾斜,全力演奏,却又舒服地沉浸在其中——并且只是“自然地动作” 当我以那种方式独自排练,并且开始一天换两到三次被汗水浸湿的衣服时,我知道我开始有所进展了。在那三周半的时间里,我也减掉了至少十磅。(这是一个显而易见的商机啊:“你想减肥并锻炼你的全身——从鼻子到脚趾吗?现在就报名参加精彩的全新的布巴鼓培训班吧!”这将是其他声称“停止疯狂”的减肥项目的死对头,因为这个项目会被称为“开始疯狂”)。 未完待续

整装待发——Rush乐队神级鼓手、DW代言人Neil Peart (1)

即日起,鼓手中国经美国DW授权,开始翻译《EDGE》杂志好文并在DW官方公众号进行推送,相信这是所有DW爱好者的福音! 本期开始,我们将分三期连载《边缘》杂志  Rush乐队神级鼓手、DW代言人Neil Peart 文章,这是(1) 翻译:于周洋 正文 尼尔•帕特讲述了他为Rush乐队在2012年9月开始的《发条天使》巡演所做的准备。 在2012年1月,我们的《发条天使》专辑混音期间,亚历克斯、盖迪和我开始为即将到来的巡演做计划。第一场演出要从9月份才开始,但是作为一支成军38年的巡演乐队来说,我们的音乐和现场视觉效果已经变得越发精致。舞台、灯光和现场效果被含有很多戏剧和喜剧元素的荧幕所增强,这些具有高度表现力的作品往往需要时间来准备。 同样,我们的现场表演总是对身体的状况要求很高,因为我们和我们的观众自然地倾向于我们在演出舞台上演绎最有活力和最具震撼力的歌曲。作为一个必须要用力挥舞四肢的人,我的身体同样也需要一些准备。对我来说,最理想的时间是在冬季越野滑雪和雪鞋比赛后、或者夏季游泳和划船后进行巡回演出的排练工作。这都是培养耐力的一些自然又愉快的方法。 然而这一年的四季并没有像往年一样。我知道我将面临有史以来对身体要求最高的Rush乐队巡演,而且随着巡演的进行我将年满60岁。所以在二月份,当我们还在一起混音的时候,我开始每周去三次当地的基督教青年会健身馆,并在接下来的四个月里一直坚持了下去。 把健身器材塞进背包然后骑20分钟自行车穿过镇子是一项不错的热身运动。在储物柜里换衣服时,我把头盔换成了一条手帕,以防止汗水流入眼睛(和打鼓时戴的帽子一样的道理)。我的第一个项目是在穿梭训练机上进行30分钟的训练,在那里我可以轻松适应越野滑雪的节奏(尽管没有优美的环境)。在相当高的阻力下保持快的、稳定的速度,把心率提高到接近我被推荐的最大值并保持住。 在跑步机和其他类型的椭圆机旁、游泳池的上方有一排这样的机器。我似乎经常出现在一堂老年水中健身操课的时候。看他们上课比较无聊。所以我只是闷头苦练,想着我自己的事情。有些人喜欢边锻炼边听音乐,但这对我来说那从来都不起作用。摩托车和滑雪也是如此——有些人喜欢骑自行车时听音乐,但我觉得听音乐时需要“专属”的心态,不能分心。对我来讲唯一能和音乐结合的活动就是开车,因为开车长途旅行显然非常适合听音乐。对我来说,锻炼是一种意志行为,并不利于听力、阅读或创造性思维,所以时间过得很慢。在穿梭训练机上,我会观察红色显示屏所显示的时间、距离、心率、燃烧的卡路里和阻力水平,这些计时器的缓慢的进度只要一分钟不去查看就几乎是不动的。我会去数下一分钟后的每一秒,以及三十分钟的每一分钟。“过了五分之一了。。。过了三分之一了。。。“ 有一次,我试着看我能在屏幕上看到多少个7 (我想我最多时数了6个)。总的来说,这过程非常乏味。要让我达到目标并推动我完成我的日常工作需要巨大的意志力。但这确实有用。 有一天早上,我正在抱怨去健身馆,我的妻子凯莉说,“但是你热爱那里呀!” 我只能怀疑地盯着她。我怎么会被如此误解呢?是我让自己去那里的,并为自己的所作所为感到高兴——身体上和“道德上”都是——但是,我并不喜欢那里。恰恰相反,我跟凯莉说,“如果有一种药能让我有锻炼后的效果,我一定会吃。” 三十分钟后,我大汗淋漓气喘吁吁,然后去垫子上进行瑜伽和健美操活动。2000年时,当我刚搬到洛杉矶的时候,我每周会有好几次把我的健身馆训练和瑜伽课结合起来,我相信这种效果是持久的,它让我保持平衡度和灵活性以防止受伤。 从那以后,我把最有用的姿势和过渡动作融入到了我自己的健身锻炼中。站在垫子上,我会做一系列的颈部和肩部转动,然后练习拜日式站势,每个姿势保持二十秒。我特别喜欢其中一个勇士站姿,用一只脚站立(凝视远方),另一条腿用同侧的手向后拉然后向那个方向伸展身体。 三角式瑜伽也不错,我不太做弓步——但是,它们让你感到值得去做。然后做下犬式,再换成平板支撑,再换成上犬式,每组动作20秒,重复三次——做完这一系列的动作然后再做一下流水瑜伽。(最近我避免做俯卧撑,因为当我上力量时,它们会暴露缺点——就像很久以前的一次滑雪时的摔倒,导致我的左肩仍然容易过度用力)。然后再做坐姿拉伸。这样总共达到大约20分钟。 接下来,在地板上弯曲膝盖坐起并向上倾斜。我认为做25个左右就行(因为我觉得可以了)。 我哥哥丹尼是专业私教,多年来我经常咨询他有关健身的事情。丹尼建议我使用举重机交替锻炼肌肉群,所以我会做腿部按压、二头肌卷曲和三头肌按压、腿部卷曲、胸部按压、腿部抬高和高速下拉。我每个动作做20组,我会根据肌肉组的不同把重量分别增加到50磅、70磅和90磅。在自由选重房里,我在倾斜的长凳上用15磅的哑铃做20组扩胸。 接下来是一种整理运动——长距离游泳。如果是夏天,在湖边游泳和划船是我唯一的锻炼方式,我会绕着湖划船——大约三英里——然后沿着岸边游到下一个码头,再往回游一英里。但是在体育馆里,在做完流汗运动之后进行四分之一英里的游泳——14圈自由泳和两圈蛙泳是足够的,而且相对令人愉快。 不幸的是,我骑车回家的路都是上坡——尽管路很平缓。当我住在多伦多时,我也有同样的情况,我希望情况相反。但至少在回家的路上有杂货店,因为健康的另一个重要方面当然就是饮食。我作为我们家的膳食规划者、食品杂货店购物者和厨师(本大厨是一个上班的家庭管理员),我们家的膳食总是提供健康所需的各种营养,有大量的鱼和鸡肉,多种颜色的蒸蔬菜,以及令人舒适的碳水化合物。我也相信每天还需要补充多种维生素(以及忙完一天的工作后来一杯麦芽威士忌)。 从2月到6月,我一直坚持这种养生法,然后在6月25日,我和我的鼓技师外号“阿甘”的罗恩-惠顿在鼓频道工作室开始了排练。盖迪曾经开玩笑说,我是他认识的唯一一个“为了排练而排练”的音乐家,但我喜欢做好准备——正如我们所看到的-我需要锻炼。阿甘和我将有三周半的时间来创作歌曲,解决任何技术问题,并想出一些新的独奏创意。这是巡演过程中我最喜欢的一部分,因为我和家人在一起开始新的一天,然后度过一个充满挑战和满足的辛苦的工作日,最后结束工作回家做饭,在自己的床上入睡。它还包括世界上最好的上下班方式之一,那就是沿着太平洋海岸高速公路驱车50英里,每天这样往返,真是无可匹敌。 在这几个月里,亚历克斯、盖迪和我互通了许多关于歌单的电子邮件——我们会演奏什么新歌和想保留或恢复哪些老歌。阿甘为我制作了他推荐的播放列表,把歌曲的录制版本放在一起让我一起播放。最初几天,我们乐队的长期编程师吉姆•伯吉斯在场,为新歌和老歌设定采样阵列,并为我的独奏提供一些新的声音背景。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