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怀鼓王张永光:忆与三哥难以忘怀的一段往事

缅怀鼓王张永光:忆与三哥难以忘怀的一段往事



2013年9月7日,在之前与您通过几次电话后,您便邀我到您家来。您说:“家的位置不好找,让我找不到就给您电话。”这天我自己一人摸索着,还真的凭着自己给找到了。到了门前摁了您家的门铃,您亲自出来开门,当时您说:“你居然能自己找到。”您都很惊讶我可以自己找到。 

进门保洁阿姨正在里面做家务,我给您带了几件我现在上班公司的T恤说:“也没什么礼物可以送给您,就给您带了这几件衣服。”在简洁不过的几句寒暄后,您便让我坐下来,坐在了您家餐厅的桌子前。您问我:“喝什么。”我说:“三哥,您别客气了,不用喝。”最后您还是拿给了我一听可乐,就这样开始聊起来我们一直先前在电话里讨论的事情。

我印象中在餐桌前和您已经聊了得有一段时间了,一旁保洁阿姨的保洁工作也逐渐做完了,保洁阿姨的工作结束后还跟您打了个招呼,就离开了您家。这时,您起身说:“我们换个地方聊。”说着就带我往小二楼上走,这个小二楼的地方我进屋的时候就看到了,我能感觉到这是您相对私人的空间。所以,我问了您一句:“这是您私人的空间,我上去这样合适吗。”您却回答我:“没什么不合适,你大老远来找我,你挺用心的,上来吧。”就这样,我跟着您上到了小二楼,我和您坐在了沙发上。上去的时候,屋里其实还有一人,她就是姜姐。当我和您进去后,您跟姐说:“先去楼上去看书吧,我们谈点事情。”就这样,因为您说要和我聊些事情,为我而来腾出了一个只有我和您的一个单独空间出来。

我记得,除了我要和您聊的事情外,坐在这个沙发上,我还问了您很多原来的事情,你都当我是个小兄弟和我畅聊很久。您说:“我愿意和你聊这些,现在一般也很少和人去聊这些,你大老远的过来,我觉得你很真诚,也觉得你很好沟通。”

在小二楼的和您聊天的这段时间内,我问了您很多的往事,和一些我好奇的事情,您就把这些当故事讲给了我。您问了我很多这个行业的现状,我说给您我的所见所闻,以及我的想法,剖析给您听,您也跟我探讨起来和我互动着。就在这样的状态下,从中午的烈日一直和您聊到了夕阳西下。

我说:“三哥,我得走了,耽误您太长的时间了。”您却要留我吃饭,我后来执意要走,您就没有强留,您说:“那这次就不就你吃饭。”我让您留步不用送了,但是您却硬要送我出去,并且要跟着我,把我送出小区。这个时候我是真心的觉得过意不去,您完全没有任何的架子,就这样我跟着您一起往出走。

出小区的路上,您问我:“你怎么回去啊,你会什么地方。”我说:“我回东直门,我住那边,我想我还是去倒车去地铁站回去吧。”您说:“不用,这个小区有对业主单独开放的班车,直接就能去东直门车,可以直接给你送到了。”接着您又说:“我之所以住在这么远的地方,一是因为他清净,然后就是物业特别好,我带你去坐小区班车去。”因为这个班车只面对本小区的业主,不是对外开放的。就这样到了小区门口,您还特意在门口和保安交代,说我是您的小兄弟,是自己人,这样保安才同意的。随之,您就掏出钱来要给我付车费,我拦着您不让您付钱。最后,也就是人家保安跟您说,他不管收费是直接上车交给司机的,不然我的车费都要让您付了。

回去的这一路,我脑子里回旋的不是我和您交谈的公事,而且您的形象和言语不断在我眼前呈现。来时路上的紧张被您的举止、言行完全感化,回去的路上是兴奋与高兴。

现在唯一愧对您的就是,从您家出来您是交办了我意见事情的,让我帮您处理。但是您交办我的事情到现在都没有给您办成,之后我也没有主动在联络您。因为一些原因,没有得到关于您的答案和回复,我觉得我无法面对您,我胆怯并懦弱的选择了逃避,我不敢面对您。这是我今天当得知您去世的消息后,第一刻就产生的愧疚感。愿您安息。

三哥,您一路走好!

写于2014年12月24日星期三

一个普通的鼓手 :吉吉





作者: admin